肜月

工作请联系forty.one.csy@qq.com

回到顶部

【ABO】尽头


“你悔过吗。”

这个台阶左右都是单向玻璃,没有扶手,一共十八层,每一层都十分宽阔,以正常人类的步行速度而言,一阶台阶走完正好让感应器播完一句话再带上十秒钟的思考时间。

可以说是非常体贴周到了。

宿桓赤着脚,磁铐铐住双手站在楼梯的最下面,抬头能看到远处台阶顶端的黑色地板,上面闪着蓝色的微光,是非常尖锐的金属结构,据说是涂了能极快致死的毒素,保证尸体最大限度完好无损,是非常人道主义的处决方法,对omega死刑犯的极度温柔。

更别提每踏上一次台阶旁边的感应器都要问一句:“你悔过吗。”

只要走回台阶入口处,就会被视为忏悔,赦免死亡。

宿桓不是第一个踏上这条求死阶梯的omega。

人类走向宇宙,走向无尽的星辰大海,omega却因为基因先天缺陷,无法承受太多宇宙辐射而留在了陆地。上一趟太空要花费巨资进行保护的omega就像古董花瓶一样呆在玻璃房子里,即将成为人类进化史上被抛弃的一个注脚。但人类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样子,一定有它的道理,生育质量上omega吊打其他任何性别五十条街。

“为了人类的未来!”

——omega权益保护协会的口号是这么的动听,毕竟“性别天然平等,而有些性别比其他性别更加平等。”

但凭什么!

宿桓出生后流落界外,有生以来唯一一次进入太空是权益协会把幼年的他接回母星抚养,旅途长达三个月,但浩瀚星海他却只能看一眼——接他的导师忘了给他锁门,被他溜到了普通舱,但看到星海的一瞬间就被发现了,从此没有再被允许走出防护舱一步。

“omega小孩是不允许接触这个的,这是为了你们的心理健康着想。”

“omega是不可以在没有配偶或监护人的陪护的情况下进入太空的,即便有人合法陪护,也需要长达五个月的提前申请和评估。”

“omega必须知道自己的价值,我们为了人类贡献一切,包括自己的理想。”

但一眼误终身。

最终他走到了这个阶梯上。

当然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第一个有可能走到最后的omega。毕竟omega如此珍贵,被帝国主动处决,哪怕是自己走上去的,也是重大的损失,不会公之于众。由此可以想来,他们这些走上阶梯的omega有多么的罪大恶极了。

“你悔过吗。”

宿桓还真的思考了一下是否悔过,这导致他走的有一点慢,甚至好像能听见单向玻璃外骚动的声音。有人凄厉地在喊什么,可能是催他去死也可能是叫他留下,也可能是幻觉。

他小时候常常梦见这种幻觉,幻觉里的女性疯狂的嘶喊,导致他睡眠质量非常差。睡眠影响激素分泌,所以他稳定评估的成绩也非常差,稳定评估决定他将来需要服从什么等级的配偶,成绩不好意味着优先级别非常低。但omega的优先级别低的意思是,将会有无数人能够达到选择你的标准,就像超市货架上的物品,质量差的那个总会更便宜,更便宜总会更多人能买得起。

他的配偶池可能是任何人。

但这些不重要,宿桓花了六个台阶的路程确定了一件事:悔不悔过他不知道,想死倒是真的。确定这件事之后他就走的快了起来,原本因为瘦和生理衰弱而面色苍白的脸上透出了一丝玫瑰色的喜意。

他当然不会因为配偶池太广阔而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。这是非常无聊的。所有人歧视所有人,他心知肚明自己对其他性别的态度也十分不公平,只是没有资格将这些显露出来。

而其他性别有这个资格。

是的,人生当然生来不公平,生成任何性别都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,毕竟一不是自己选的,二不是父母选的。命运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强势,它们在混沌中随手一指,并对送出去的信息漠不关心。

但只有omega不被允许去死。

omega进入保护协会的那天起,就会被植入定位保护芯片,任何危及生命的事情和想法都会被干预,这个系统在十几代人的完善下越来越精密,并发出模拟信号尽一切努力让omega们心绪宁静——意思就是稳定性高。

如果不是之前强制稳定激素会破坏omega的生育能力,信号就被换成激素发生仪了。听说激素技术年末就会成熟上市…

喜怒哀乐,都不是自己的。

他在听到消息的一瞬间,决定签字通过武力行动方案。

谁都知道这只是飞蛾扑火。

在他思维的世界里,那些沉没在泥沼里的鲜活的脸正看着他,一脸羡慕。“凭什么!为何你能有这么美妙的理由去死!为什么你能有这么顺利的机会去死!为什么!为什么!”

他几乎要笑出声来。

仿佛辛辛苦苦了这么多年,为的就是有资格在行动书上签字,从而被当作主谋走上审判阶梯。

“你悔过吗。”

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选择感谢帝国,提供了一个安乐死的渠道,让他能摆脱这绝望而没有尽头的痛苦,终结这不见天日的生活,他诚恳的将一切罪恶都归结于自己,并对此毫无愧疚,这就是他的命运,他的命运于久远的过去在混沌中被决定,一切选择和挣扎都是火焰中的可燃物,妥协令人疯狂,反抗令人沦陷,只有死亡,死亡才是完美结局。


“你悔过吗。”

赞美死亡!

他回忆起幼年见过的那一眼无尽的宇宙。

那么冷漠,寂静,广阔,包容,一切都在这里死去,像人生尽头一样令人向往。

他小跑起来,带着笑容踏上了那块黑色地板,尖锐的金属微微刺穿了他脚底的皮肤,他还没来得及站稳就向前跪了下去,凝固成一个谦卑而内省的姿势。失去意识前的一个瞬间,他听见那个凄厉的声音突破了玻璃传到他耳边。

“不要停下!向前!向前!永远向前!”

不。

他平静而喜悦的拒绝了这个声音。


评论
热度(10)
©肜月 | Powered by LOFTER